现在位置:永安论坛 >> 都市焦点 >> 我爱永安 >> 主题讨论
  返回列表

建议启动问责制

楼主:崔可夫  发起:2020/1/4 22:38:00  更新:2020/1/24 15:54:00  人气:15756  帖数:12
主楼

崔可夫
注  册:2019-12-19
来  自:永安
性  别:男
职  业:未知
发帖数:11/95
级  别:
回复引用评分举报2020/1/4 22:38:46 - 只看TA

建议启动问责制

有关部门出资10万元在石峰建根本就不存在的所谓"发布地"纪念馆,属不属违规操作?有限的帮扶资金为什么不投资到安砂那些当年有为革命付出鲜血和生命的村庄?建议大家去看看永安革命烈士英名录,安砂人在红军时期牺牲那么多烈士难道不更需要纪念吗?难道不更需要政府的专项帮扶支持吗?
1楼

阿管视频
注  册:2011-11-4
来  自:永安
性  别:男
职  业:公司职员
发帖数:178/1768
级  别:
回复引用评分举报2020/1/5 20:17:04 - 只看TA

1楼主贴乃张li华(催可夫、平可夫)疯狂报复石峰村,向党进攻所为

1楼主贴乃张li华(催可夫、平可夫)疯狂报复石峰村,向党进攻所为


点击以下网址,查看催可夫(平可夫、张li华)以往的言论




这几个链接应该联在一起,以后大家查找方便 2019年12月下旬,催可夫在永安论坛连续发了一个攻击性的帖子,阿管视频及时回复了很多资料,为方便大家查找,这几个链接应该联在一起,以后大家查找方便——


2019年12月21日,《永安论坛》上出现了《石峰有资格申红申苏吗?》(点击查看:http://bbs.yawin.cn/t921617_1.html





《关于某些人违规自封自授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的情况反映》(点击查看:http://bbs.yawin.cn/t921838_1.html





《党史不容歪曲——驳某些人炮制的“石峰论”》(点击查看:http://bbs.yawin.cn/t921950_1.html






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一一再驳石峰论http://bbs.yawin.cn/t922151_1.html 


请石峰论炮制者回答几个问题 http://bbs.yawin.cn/t922248_1.html 


我们的文化自信来自实事求是的精神 http://bbs.yawin.cn/t921710_1.html 


党史研究要端正思想尊重历史http://bbs.yawin.cn/t921496_1.html 


反对篡改党史! http://bbs.yawin.cn/t609633_1.html


建议启动问责制   http://bbs.yawin.cn/t922596_1.html



2楼

阿管视频
注  册:2011-11-4
来  自:永安
性  别:男
职  业:公司职员
发帖数:178/1768
级  别:
回复引用评分举报2020/1/5 20:23:09 - 只看TA

看看楼主(张li华、催可夫、平可夫)是什么货色

能说出管灶龙没文化的外人只有张li华(崔可夫、平可夫)

(鉴于崔可夫连开6贴,为便于网友识别身份,只好连发6个回复,欢迎纪委介入,欢迎张li华向法院起诉)


     2020年元旦,我在永安论坛《请石峰论炮制者回答几个问题》、《关于某些人违规自封自授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的情况反映》、《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一一再驳石峰论》、《党史不容歪曲一一驳某些人炮制的“石峰论》、《关于某些人违规自封自授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的情况反映》、《石峰有资格申红申苏吗?》等帖子上出现了“崔可夫2020/1/1 8:31:31。我始终觉得阿管先生为了宣传家乡石峰奋不顾身那份执着和偏激还是蛮可爱的。我不是张(li4)华也不认识她,但路见不平总会有人"拔刀相助",该说的我都说了,有关石峰的话题我将就此打住,争议就交由众人评判吧。新年新气象,祝福永安,祝福石峰,也祝福阿管先生”。粗略一看,仿佛是他(崔可夫、平可夫)张(li4)华宽宏大量,主动饶了石峰村。


    实际的结果是,(崔可夫、平可夫)张(li4)华已经看出,石峰村频频出牌,证据确凿,继续无理取闹下去,她已经招架不住了。对于(崔可夫、平可夫)张(li4)华的免战牌,一向只为了自卫还击,赢得在理即可的阿管视频,当然是持欢迎态度。但是2019年12月底,她在永安论坛连续发布了前述6个恶意攻击石峰村的帖子,还在安孝义先生的《我们的文化自信来自实事求是的精神》帖子上无理攻击,称“你所谓的文化自信无知的自信其实一点都不自信,是当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文革思维”,这7个帖子上的恶意攻击言论,纯属断章取义的污秽,吸引着一些不明真相者跟着瞎起哄。现在(崔可夫、平可夫)张(li4)华的免战牌,阿管视频一边表示欢迎,一边还要设法使用高压水枪,清除这些污秽。先来看看(崔可夫、平可夫)究竟是谁?


                        一、能说出管灶龙没文化的外人只有张(li4)华(崔可夫、平可夫)


           2019年12月在永安论坛无理取闹者崔可夫口口声声说她不认识张(li4)华,可是大量的回复证明,那些言词和语句,只有出自张(li4)华之手,  2019/12/31 21:45:58和2019/12/31 22:24:02时,催可夫分别在永安论坛《请石峰论炮制者回答几个问题》的9楼和10楼回复,阿管你敢说石峰论不是你炮制的?男子汉要敢做敢担。你找的那个90岁没文化的深山老头作托诱供人家曾吧?那个老头那年只是个未成年小屁孩70多年后能准确记得请1934年7月15日这天有红军到石峰?神童+天才?。当年石峰是苏区和白区交界地带,红军白军你来我往好几次,几支不同番号的红军都来过,这90岁没文化老头能搞的明白?他记的有打过仗有飞机炸这我信,其它你就瞎扯了。你曾说他记的当年有飞机来飞机象犁头,这我信,但我告诉你当年红军北上先遣队途经小陶一带时没有发生过战斗也没飞机来。石峰有打过仗但既不是在这个时间点也与北上红军先遣队无关,有飞机来轰炸的是石粉山战斗。老头是真糊涂你阿管是装糊涂”;“阿管说粟裕黄火清回忆录不会面面俱到有疏漏,那你找的那90岁又没文化的管姓老头和你那自称是论文的东西胡扯蛋就面面俱到没有疏漏了?不要太轻狂。我正告你,粟裕是开国大将,我党我军卓越的军事家和领导者,黄火清是最高检察院检察长,这两位中央领导都是事件的亲历者,两人的回忆录相互映证互为补充,时间地点过程人物记录准确全面,它不仅仅是个人所写的回忆也是我党广大党史工作者集体智慧的结晶”,这两段话足以证明,崔可夫、平可夫就是张(li4)华。(注:我石峰村男性老人百分之八九十能短文识字,(崔可夫、平可夫)一提到管灶龙,就说他没文化,而且与飞机、犁头联在一起,明显是见过管灶龙的张(li4)华所为)。


        2016年,张(li4)华化名“平可夫”,在永安论坛和今日三明论坛发过《反对篡改党史》的帖子,在给今日三明论坛回复时,提到一个见过红军的老人管灶龙,“平可夫”马上回应“那个老人没文化”,很少有外人知道管灶龙没文化,而张(li4)华和我亲自见过那老人, 只有她是知道管灶龙没文化的外人。2019/12/3121:45:58和2019/12/31 22:24:02时,催可夫分别在永安论坛《请石峰论炮制者回答几个问题》的9楼和10楼的回复,再次提到“你找的那个90岁没文化的深山老头作托诱供人家曾吧?那个老头那年只是个未成年小屁孩70多年后能准确记得请1934年7月15日这天有红军到石峰?神童+天才?”能知道管灶龙没文化的,还是只有张(li4)华(化名崔可夫、平可夫)。


     2012年7月26日,张(li4)华、安孝义陪同新华社彭张青记者到石峰村采访,要找一位见过红军的老人,我带他们去见了管灶龙,管灶龙说“国民党的飞机象犁头,在大坡栋(红军营连野外指挥所遗址所在的山头)扔炸弹”,被彭张青记者写进内参,编入《永安红军标语集锦》,但彭记者的表述,没有扔炸弹的地点,在场的张(li4)华、彭张青听不懂本地话,是我一句句翻译,彭张青看表情确定的。这次张(li4)华的化名者崔可夫的回复出现了“有飞机来轰炸的是石粉山战斗”。因此,催可夫就是张(li4)华,她曾化名平可夫在永安论坛发帖《反对篡改党史》,她的另外一个化名是“人间四月天”。大家可以找出来看看。


      再来看看,张(li4)华(崔可夫、平可夫)的反驳言论“那个老头那年只是个未成年小屁孩70多年后能准确记得请1934年7月15日这天有红军到石峰?神童+天才?”,大批红军来到石峰村,是小山村的重大历史事件,象管灶龙这样很少走出大山的农民,足够让他记住一辈子,这是很正常的事。在石峰村还有一位叫冯秀银的老人,解放后入党,林强一听说她是党员,就说他的回忆可以做证据,善于见风使舵的张(li4)华马上自掏腰包,给冯秀银送红包,包括三明市余红胜市长、原永安市长郑清华去石峰,都和她照相,冯秀银也能说出小陶战斗期间,红军农历几月几日来,从哪个方向来,几月几日撤退。在场能听本地话的干部都听得懂,张(li4)华不会听本地话,但小陶镇陪同的干部听得懂,我没瞎说。遗憾的是1934年7月15日这天(甲戌年农历六月初四),也许冯秀银去其他村了,也许她先躲了,这天的情况,冯秀银没向我说起。    不是党员,没文化的目击者证词,能做证据吗?管灶龙说“国民党的飞机象犁头,在大坡栋(红军营连野外指挥所遗址所在的山头)扔炸弹”,被彭张青记者写进内参证明,只要符合情理,可以作为证据。


     张(li4)华(催可夫)的回复说“当年石峰是苏区和白区交界地带,红军白军你来我往好几次,几支不同番号的红军都来过,这90岁没文化老头能搞的明白?”的确,农民不懂部队番号,冯秀银也不懂。但是你张(li4)华(催可夫)懂,请问党史资料记载上,1934年7月15日在洪砂一线活动的部队有几支?除了7月9日先期到达的红九军团,还有吗?党史资料记载的红九军团7月9日进入石峰村,是从垇头方向来的。你是故意装糊涂。


       二、证人作证,与职务高低无关,不要拿在回忆录上大量疏漏的黄火青和粟裕的身份压人


         黄火青的回忆录明确写到“红九军团护送红七军团,在永安只有经过,所以,好多事情,我说不出来,过路嘛,你找别人也是这样”。“我们当时有个供给部长,这个人还活着,名叫赵镕,他从红九军团成立那天起就开始做日记,哪天到哪儿,干什么都写得很清楚,很详细,还有我们红九军团司令部搞秘书工作的林伟,他也有一本日记,现在出版了,题目叫《战略轻骑兵的足迹》……”黄火青和粟裕写回忆录时,全国的意识形态上只强调“批判王明左倾路线”,抗日宣传得不到重视,他们写的是,回忆录》,不是《大全》,你拿回忆录当大全,却对“依据中共中央关于开辟浙皖闽赣苏区给七军团的政治训令》和《中央政治书记处、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中革军委会关于派七军团以抗日先遣队名义向闽浙挺进的作战训令》、《中央政治书记处、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中革军委会关于组织北上抗日先遣队给红七军团作战任务的训令》等3个《训令》的要求,依规定日期,随军沿途散发传单”的要求避而不谈;对《燕江红旗——永安土地革命时期史实存录》(蓝皮本)》记载,红九军团先头部队从清流方向的沙芜乡来到永安境内的安砂镇,稍作休息后,进入罗坊乡,1934年7月9日,进入小陶镇西北面的垇头、牛益坑、高漈坑、石峰一带。10日下午,沿枣溪、小溪到向小陶推进,迅速占领、湖口、麟厚、小陶本镇,及其洪砂、桐林、大陶口、大陶洋各村,并派部队推进菇田警戒。避而不谈,因此,你是别有用心。


      证人作证,与职务高低无关,不要拿黄火青和粟裕的身份压人。


      《林伟日记》中的《北上抗日宣言》发布记载,证明北上抗日宣言曾在红九军团全军传达,补充了《粟裕回忆录》中的日期疏漏,在《粟裕回忆录》中有这样一段话:宣传抗日和支援皖南,是当时赋予七军团的任务。中央在这方面做了不少准备工作。为了宣传我党抗日主张,中央公开发表了《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告农民书》等文件,印制了‘中国能不能抗日’、‘一致对外——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拥护红军北上抗日运动口号’等大量宣传品,总数达一百六十万份以上,这在当时条件下是很不容易的。为了及时支援皖南群众斗争,中央限令七军团进行三四天休整和准备后,立即出动。遗憾的是,粟裕将军没有留下‘中央公开发表了《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告农民书》等文件’的准确日期和发布方式,现在《林伟日记》的记载,补充了《粟裕回忆录》中的日期和公开、发布方式等疏漏。安孝义的三次论述《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综合各项史料依据后也认为,红九军团与红七军团在永安小陶镇石峰村及其洪砂、小陶一线会师期间,实行混编居住,并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开辟浙皖闽赣苏区给七军团的政治训令》和《中央政治书记处、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中革军委会关于派七军团以抗日先遣队名义向闽浙挺进的作战训令》、《中央政治书记处、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中革军委会关于组织北上抗日先遣队给红七军团作战任务的训令》等3个《训令》的要求,依规定日期,随军沿途散发传单,因此,红七军团在石峰村及洪砂、小陶一线发布了《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等3部宣言书。  上述反驳焦点,全部来自平可夫、人间四月天(张(li4)华)的网上言论,早在2006年我就将她的言论汇总、截图,并反驳,寄给了中央和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央和中央党史研究室权衡全部证据后,委派中央电视台采访组到石峰村采访,才有了《永远的长征·坚忍不拔》和《北上抗日鼓舞民心》两个节目。


      今年夏秋,我给中央写信,再次得到国家信访局的短信回复“您的来信已登记转交”。此后不久,发现了老红军《林伟日记》和《赵镕日记》,我写成了《重要发现:老红军记载1934年7月15日中共发表北上抗日宣言》和《赵镕与林伟长征日记记载1934年7月15日中共发表北上抗日宣言见证长征重要前奏》,除了向媒体投稿外,再次致信中央及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


      平可夫、催可夫(张(li4)华)自诩是党员,却违反党员五不准规定,在工作中,在互联网上出尔反尔,频频攻击她自己参与确定的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村,名目张胆,把少共国际师师长《彭绍辉日记》以顿号区分证明在苦竹(水西或水东)的少共国际指挥部指鹿为马到马洪村,被组织上摘了乌纱帽,调离党史系统,还不吸取教训,反而变本加厉,假借学术争议,更加疯狂歪曲、否定党的历史。再搞下去,是让更多人认识你的本质,让你的坏名单流传更广。 关于我本人,2018年7月30日晚,永安市地方一位领导来见过我,那位领导说,看了《永远的长征·坚忍不拔》,他很高兴。“到中央,你们赢了;学术争论,中央有定论了;要给石峰村做个好规划”;后来又指示“要发挥管其乾的作用,为永安红色文化建设,多做贡献”。53岁以后,我的身体状况日益变差,目前状态很不好。几次濒临死亡,让我知道,什么都可以包容,什么都可以谅解,功名利禄,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要给我健康,我可以什么都不要——死去元知万事空。


        三、请平可夫、催可夫(张(li4)华)多做善事好事,善恶终有报


       “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的定位,是重大历史题材,要向中央报批,平可夫、催可夫(张(li4)华)后来的出尔反尔,激励我,催我奋进,让我在有生之年,完成了向中央报告,并由中央定调定位的心愿。


      平可夫、催可夫(张(li4)华)是永安苏区和红色石峰的功臣,希望回到申苏前期的心态,共同支持红色永安建设。目前,全市上下都在争取自己,积极申报第四批县级文保单位和遴选补报第九批省级文保单位,仅小陶就多达一二十处,那种抱着“我给你”或“就是不给你”的心态,靠权力把持申报工作的心态要不得(很多事,一个人左右不了的),现在平可夫、催可夫(张(li4)华)也成了无权之人,希望摆正心态,支持红色永安建设。否则,会被更多人,看穿看透,死后更是被人唾骂。


       当然,如果  平可夫、催可夫(张(li4)华)一定还要搞无理取闹的报复,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只好应对。黄(huang)建(jian)平(ping)进去出不来了,记得申苏期间,永安市财政连续两年,每年拨款100万,申苏结束后,我只看到一个数十万元的永安市苏区陈列馆,其他的钱被弄到哪里去了?据福建省纪委网站《福建省党史研究室整改中共福建省党史研究室室务会议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介绍,在2010—2013年‘申苏’过程中,党史室有关人员收受部分‘申苏’县赠送的礼品、土特产。2012年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甚至在2015年以后,仍然收受‘申苏’单位送的茶叶、瓷器、檀香等土特产品,春节期间或下基层调研指导时,收受烟酒等贵重礼品。部分‘申苏’单位以现金或购物卡形式,向有关人员赠送礼金、审稿(片)费、编撰费等 ”,2011年和2012年,永安申苏,永安市财政拨款每年拨款100万元用于申苏,很可能多数就被这样送掉了。但省纪委对收取礼品的人处理太轻,对送礼人没处理。必要时,我会给省纪委去信,要求将这些钱,与黄(huang)建(jian)平(ping)案件一起查一查;同时要求省纪委查一查,黄(huang)建(jian)平(ping)和张(li4)华及其代理人为什么对永安50多出有红军标语的革命文物不修缮,却一直要拨款并拔苗助长马洪村,其中是否有不正当的猫腻,等等,我身体不好,知道了得饶人处且饶人——死去元知万事空!您看着办。





       平可夫、催可夫(张(li4)华)在《请石峰论炮制者回答几个问题》的帖子中,还对一个极不识相的小陶人“笑谈红尘”埋怨他的家乡(应该是寨中村,石峰村老人冯秀银和管占贤都告诉我,当时国民党有条件及时收尸,除非个别遗漏)将红军烈士葬在无名冢,后又改为红军墓的牢骚怪论如获至宝,称“这个是小陶乡亲写的噢”。其实,在土地革命时期,在艰苦卓绝的斗争中,红军方面为保存实力,未及时打扫战场是常有的事,2006年我到张(li4)华极力推崇和鼓吹的马洪村采访,当地老人廖宜催告诉我,就在电站水库的岸边就有一具红军烈士的遗体,因未及时安葬,后来被大水冲走了。有些遗憾,是历史造成,有的已经无法挽回,不合时宜地重提此事,找现代人算账,甚至幸灾乐祸,不利于“军民鱼水情”的舆论氛围。因此,我在给小陶人“笑谈红尘”是回复中说“以发展的眼光去看问题。一些村庄原本没有红军墓,现在有了红军墓;原本没人祭奠红军无名烈士,现在有人祭奠和献花,这是社会进步。说明通过申苏、修缮革命遗址,很多人感受到红军好,共产党好,更加敬重红军,这是好事!”


       石峰村的规划,很细致,很科学,不着急,慢慢来,面包会有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会叮嘱我的乡亲,无论怎么看,平可夫、催可夫(张(li4)华)是永安苏区和红色石峰的功臣,随时欢迎,功臣张(li4)华(平可夫、催可夫)到石峰村走走,看看!!


3楼

崔可夫
注  册:2019-12-19
来  自:永安
性  别:男
职  业:未知
发帖数:11/95
级  别:
回复引用评分举报2020/1/5 20:35:56 - 只看TA

引用:网友『阿管视频』在2020/1/5 20:17:04描述:
1楼主贴乃张li华(催可夫、平可夫)疯狂报复石峰村,向党进攻所为 1楼主贴乃张li华(催可夫、平可夫)疯狂报复石峰村,向党进攻所为

你又给我变性了[撇嘴]
4楼

崔可夫
注  册:2019-12-19
来  自:永安
性  别:男
职  业:未知
发帖数:11/95
级  别:
回复引用评分举报2020/1/5 20:38:08 - 只看TA

引用:网友『阿管视频』在2020/1/5 20:17:04描述:
1楼主贴乃张li华(催可夫、平可夫)疯狂报复石峰村,向党进攻所为 1楼主贴乃张li华(催可夫、平可夫)疯狂报复石峰村,向党进攻所为

我都不想就此话题再发声了,是你要挑起事端
5楼

阿管视频
注  册:2011-11-4
来  自:永安
性  别:男
职  业:公司职员
发帖数:178/1768
级  别:
回复引用评分举报2020/1/5 22:37:48 - 只看TA

原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张丽华提议题字

原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张丽华提议题字




01、2012年4月29日,经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林强汇报,原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张丽华提议,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在为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村题字(管其乾 摄影)




02、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著名党史专家石仲泉(左)通过本文笔者将他为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村题字转交石峰村两委(赖晓斌 摄影)



3、中央党史研究室宣教局副巡视员邢济萍(左5)在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门前合影留念(黄光棉 摄影报道)




6、央视《永远的长征》报道石峰村,此片由中央党史研究室出品,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协助拍摄,永安市党史研究室主任郑毅出镜(视频截图)


6楼

阿管视频
注  册:2011-11-4
来  自:永安
性  别:男
职  业:公司职员
发帖数:178/1768
级  别:
回复引用评分举报2020/1/5 22:41:11 - 只看TA

永远的长征系中央党研室出品福建省室协助拍摄

永远的长征系中央党研室出品福建省室协助拍摄永远的长征系中央党研室出品福建省室协助拍摄永远的长征系中央党研室出品福建省室协助拍摄,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郑毅出镜
有种的你叫中央党研室将《永远的长征 坚韧不拔》从各单位档案室和图书馆删除,下通知收回去!!!否则,就是妄议中央定论!!

《红军抗日歌》入选初中历史考题(组图)——中红网


http://www.crt.com.cn/news2007/news/GQQ/2018/12/181226160382KHFG5D0DKABH60IEHCE.html


特稿:《红军抗日歌》入选初中历史考题(组图)——中红网


http://www.crt.com.cn/news2007/News/jryw/2018/12/181226155451CCI1C110983809JK179I.html





4、《石峰村规划》经质证论证,党史办代表没意见,后来又在永安市住房建设局网站和石峰村内进行了公示,现在,公示期已过,规划已经打印成书,即将付诸实施---以此图作答

永远的长征·坚韧不拔确认石峰村为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永远的长征·坚韧不拔确认石峰村为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经张丽华(平可夫、催可夫)提议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题字“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国家住房建设部、国家文物局等四部委审核以石仲泉题字为内容,为特色的石峰村《传统村落登记表》后,批准石峰村为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并拨款300万元,现石峰村已完成《传统村落保护规划》;2017年10月11日,三明市委党史研究室授予石峰村为三明市第二批中央红军村。2018年12月10日,在永安市住房建设局,党史办、民政局、文体局及安孝义、张承忠等代表和专家联合举行了《石峰村规划》听证会,就石峰村村牌定位问题,会议主持人询问党史办代表林家卓“石峰村是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长征最早的出发地,党史办,有意见吗”,林家卓表示“本身,石峰村那个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就是我们党史办拨钱进去建的”。主持人说“党史办没意见,安孝义老师接着说”。


后来,《石峰村规划》又在永安市住房建设局网站和石峰村内进行了公示,现在,公示期已过,规划已经打印成书,即将付诸实施。平可夫、催可夫,再来这套鬼把戏,已经不顶用了。



依规定日期受权发布

 



10、纪念馆南侧第一间展出的1934年7月《中革军委关于北上抗日先遣队给红七军团作战任务的训令》证实北上抗日宣言发布系提前印制随军携带并依规定日期散发(展板底稿)



     座山雕在《我们的文化自信来自实事求是的精神》6楼说“中华苏维埃临时政府驻扎在石峰村吗?党中央入驻石峰村吗?”,看来他缺乏常识。

很多外交上的公告和联合声明在国外发表,无须把政权机构搬到国外。北上抗日宣言发布是提前印制随军携带并依规定日期散发。1、在石峰纪念馆南侧第一间,有一块张丽华亲手把关建立的展板,展出的1934年7月《中革军委关于北上抗日先遣队给红七军团作战任务的训令》证实北上抗日宣言发布系提前印制随军携带并依规定日期散发。2、宣讲家网站截图《中央政治书记处、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中革军委会关于派七军团以抗日先遣队名义向闽浙挺进的作战训令》中有关红九军团1934年9月8日到达小陶的命令。3、由安孝义提供,党史办汇报的资料书籍上有《中央政治书记处、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中革军委会关于派七军团以抗日先遣队名义向闽浙挺进的作战训令》,其中有“红七军团携带党及苏维埃中央和军委的传单160万分”,这批传单就包括了《北上抗日宣言》和《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抗日先遣队》宣言等,《北上抗日宣言》和《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抗日先遣队》宣言依规定日期受权发布得到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采纳,在CCTV《习总书记参观革命军事博物馆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主题展》有1934年7月15日红七军团发布的《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抗日先遣队》宣言,这天红七军团就在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及洪砂一线。  




11、宣讲家网站截图《中央政治书记处、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中革军委会关于派七军团以抗日先遣队名义向闽浙挺进的作战训令》中有关红九军团1934年9月8日到达小陶的命令



12、《中央政治书记处、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中革军委会关于派七军团以抗日先遣队名义向闽浙挺进的作战训令》(管其乾 摄影)



13、CCTV《习总书记参观革命军事博物馆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主题展》有1934年7月15日红七军团发布的《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抗日先遣队》宣言,这天红七军团就在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及洪砂一线(视频截图)


7楼

阿管视频
注  册:2011-11-4
来  自:永安
性  别:男
职  业:公司职员
发帖数:178/1768
级  别:
回复引用评分举报2020/1/5 23:04:07 - 只看TA

答案和证据都在我的那些论文

答案和证据都在我的那些论文,答案和证据都在我的那些论文,具体问题请牢骚怪论者自己找去 


     我只是北上抗日宣言石峰的坚定捍卫者,发现者是安孝义,炮制者是出尔反尔的(平可夫、催可夫)张丽华,石峰首发地能通过中央和中央党研室的审核,答案和证据都在我的那些论文,我早已寄给中央和中央党研室,没有必要在这里跟你这个装糊涂,出尔反尔者罗嗦。但是,你的那些明知故问,吸引了很多缺乏党史常识的不明真相者,我只能把那些论文转载到这里,请认真仔细核对。为了大家迅速掌握要点,我们可以简要列举我们的证据:


   1、谁看到1934年7月15日红七军团到石峰?答案:石峰村见过红军的老人管灶龙,他告诉我们“甲戌年六月初四日,红军从连城上余方向的(鸡母畲)高漈坑岭下来”,我和《走遍燕城》记者彭永森去采访时,做了录像保存(因他说的是另外一次,因此,没有编入小陶战斗的节目)。


     2、省委党史研究室选编处刘云刚说,永安石峰村的标语,是中国工农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革命时期,派出第一支抗日先遣队,途经永安时留下的重要证据,它对党史研究有很大价值,还是开展爱国教育很好的文物”。


    3、就因为省党史专家刘云刚先生的鉴别,不仅,原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张燕生、副主任林家卓等到石峰村实地考察,并拍摄了2011年永安申苏期间被永安市人民政府授予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牌匾的北上抗日先遣队驻扎地旧址石峰村管培德老厝及其标语照片。2006年10月,中央党史研究室一部主编《今日长征路图集》60至62页,以照片和图片说明的形式确认北上抗日先遣队在石峰村驻扎,并留下标语。

    

     4、 据上世纪90年代出版的《燕江红旗——永安土地革命时期史实存录》(蓝皮本)》记载,红九军团先头部队从清流方向的沙芜乡来到永安境内的安砂镇,稍作休息后,进入罗坊乡,1934年7月9日,进入小陶镇西北面的垇头、牛益坑、高漈坑、石峰一带。10日下午,沿枣溪、小溪到向小陶推进,迅速占领、湖口、麟厚、小陶本镇,及其洪砂、桐林、大陶口、大陶洋各村,并派部队推进菇田警戒。


     5、2012年4月29日,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先生考考永安苏区,在听取林强教授对石峰村红军抗日标语的介绍之后,经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张丽华提议,石仲泉在三明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王仁荣在场的情况下,为石峰村题字“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


    6、中革军委的《训令》,1934年7月《中革军委关于北上抗日先遣队给红七军团作战任务的训令》证实北上抗日宣言发布系提前印制随军携带并依规定日期散发。


     至于你说到的黄火青和粟裕,我可以告诉你,他们的回忆录,不可能面面俱到,有疏漏。具体请看论文,(平可夫、催可夫)张丽华从来不会写论文,又爱出风头,怎么办呢?剽窃刘启宏的文章,掺沙子;剽窃我的照片和安孝义的资料去出书。现在(平可夫、催可夫)张丽华要我像她一样东一句,西一句,办不到!





2006年10月,中央党史研究室一部主编《今日长征路图集》60至62页,以照片和图片说明的形式确认北上抗日先遣队在石峰村驻扎,并留下标语。





7、《一位老红军的长征日记(林伟日记)》第4至5页第页记载1934年7月15日中共发表《北上抗日宣言》(黄光棉 摄影)-1



8、涂今通回忆北上抗日宣言发布





9、老红军《赵镕文集》之《赵镕日记》82页至83页记载1934年7月15日中共发表《北上抗日宣言》(管梓任 摄影)




10、纪念馆南侧第一间展出的1934年7月《中革军委关于北上抗日先遣队给红七军团作战任务的训令》证实北上抗日宣言发布系提前印制随军携带并依规定日期散发(展板底稿)




11、宣讲家网站截图《中央政治书记处、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中革军委会关于派七军团以抗日先遣队名义向闽浙挺进的作战训令》中有关红九军团1934年9月8日到达小陶的命令




12、《中央政治书记处、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中革军委会关于派七军团以抗日先遣队名义向闽浙挺进的作战训令》(管其乾 摄影)



13、CCTV《习总书记参观革命军事博物馆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主题展》有1934年7月15日红七军团发布的《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抗日先遣队》宣言,这天红七军团就在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及洪砂一线(视频截图) 

特稿:重要发现:老红军《林伟日记》记载1934年7月15日中共发表北上抗日宣言(组图)


2019-08-02 15:30:25

来源: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作者:文/管其乾、管梓任 图/黄光棉

浏览次数:332



【字号 大 中 小】【打印】投稿纠错【收藏】论坛

分享到:0





中央党史出版社2006年9月第一版《一位老红军的长征日记》封面(黄光棉 摄影)



中央党史出版社2006年9月第一版《一位老红军的长征日记》中有关作者、编辑和出版单位的记载(黄光棉 摄影)



2006年7月7日《三明日报》刊登《永安石峰发现红军抗日标语群》抄录了石峰村红军标语80条,并配已故的老支书管树旺擦拭红军标语的照片(管其乾 摄影)



《林伟日记》第4至5页第页记载1934年7月15日中共发表《北上抗日宣言》(黄光棉 摄影)



2010年冬前保留在福建永安市小陶镇石峰村管占炳老厝的与北上抗日宣言口号一致的红军标语“拥护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等(赖晓斌  摄影)



《一位老红军的长征日记(林伟日记)》17页记载红九军团护送红七军团北上抗日渡过闽江后返回途中于8月22日在石峰村宿营并清点战利品、接中革军委命令(黄光棉 摄影)



中央党史出版社2006年9月第一版《一位老红军的长征日记》封面和书中有关作者、编辑和出版单位的记载(黄光棉 摄影)



保存于北上抗日宣言第一村福建永安市小陶镇石峰村瓦窑头厝的红军抗日标语“拥护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等(管其乾 摄影)



由中央党史研究室一部主编的《今日长征路图集》有关先遣队进入永安的时间和线路 ,其中有北上抗日先遣队驻扎石峰村民房(管其乾 摄影)



永安市政府2011年10月授予管培德老厝的铜牌显示,这里是北上抗日先遣队驻扎地旧址,该老厝曾入选中央党史研究室一部主编的《今日长征路图集》(管其乾 摄影)



永安红色文化爱好者张伊岩(右)在永安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北上抗日先遣队驻扎地旧址管培德老厝考察红军标语(管其乾 敬上)



2011年5月16日,福建省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研究员林强在红军北上抗日第一村永安市小陶镇石峰村瓦窑头厝解读北上抗日先遣队留下的红军标语,并强调“这样的标语要赶快抢救”(罗联久  管其乾 摄影)



2011年10月永安市人民政府授予永安市文物保护单位石峰村瓦窑头厝的牌匾显示,这里是北上抗日先遣队石峰村驻扎点暨红一军团二师指挥所(管其乾摄影)



保存在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丰村瓦窑头厝的红军抗日标语“全中国抗日的工人农民士兵团结起来,实行对日作战”(田竞  摄影)



石峰村红九军团先头部队指挥部管辉彩老厝的红军抗日漫画《蒋介石下令言抗日者杀无赦》(管其乾  摄影)



北上抗日先遣队失散红军吴长生因病掉队后,一直在山高林密的石峰村定居, 2002年2月3日去世,享年89岁。生前享受民政部门发给的失散红军津贴(黄光棉 提供)



由北上抗日先遣队失散老红军口传的《红军抗日歌》在石峰村活态传承(截图)



2012年4月29日,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著名党史专家石仲泉(左)通过本文笔者管其乾将他为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村题字转交石峰村两委(赖晓斌 摄影)



2015年5月13日,中央党史研究室宣教局副巡视员邢济萍(左5)在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门前合影留念(黄光棉 摄影报道)


     连续几天来,一个喜讯在“保护革命文物助力乡村振兴”微信群和永安市小陶镇石峰村、垇头村和美坂村等村庄的乡亲微信中传开了:《一位老红军的长征日记(林伟日记)》第4至5页记载1934年7月15日中共公开发表《北上抗日宣言》。这一细节,以铁的事实回答了很长一段时间内一些人对1934年7月15日我党我军是否公开了发表《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的质疑。也为石峰村是红军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和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的央视声音增加了更加坚实可信的史料。


    由小陶镇文化站工作人员黄光棉7月20日网购的《林伟日记》第4页至第5页中写道“七月十五日(晴),我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政府昨晚发表派遣北上抗日先遣队出师北上抗日宣言。这些宣言也同时在长汀用艳红色油光纸,铅印了数百斤,也于昨天同地图一起运到。全军同志听到上级动员说我中央已派军北上抗日,大家均无不欢喜雀跃,十分高兴。宣言说:中华苏维埃中央临时政府与工农红军‘决不能坐视全中国广大劳苦民众为日本帝国主义整批地屠杀与躁躏,以及东北义勇军的孤军奋斗;故即在同国民党匪军的优势兵力残酷决斗的紧急关头,苏维埃政府与工农红军,不辞一切艰苦,以最大的决心,派遣抗日先遣队北上抗日’,下午1时许,出发东进,七军团已出动三天了。大家兴奋异常,又要打到白区去了。七时许到达杨家店附近宿营,行程四十五里”。


    一、荣誉村民安孝义发表三次论述《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其观点被中央党史研究室出品的《永远的长征·坚忍不拔》节目和专家采纳,央室和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协助拍摄的历史纪录片形成定论“后来,经过党史专家细心比对发现,石峰正是红七军团作为北上抗日先遣队从瑞金出发后开始发布《红军北上抗日宣言》的地方”;唐双宁说“红七军团北上抗日先遣队,应该说是从更广义上讲,是长征的一部分”


    2012年元旦,永安民间党史研究爱好者安孝义先生在《永安之窗》发表了《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此文曾被河北《档案天地》2012年第5期以《 揭秘长征最早的出发地》为题发表;2012年第4期《三明党史月刊》刊登安孝义论文《再论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2014年第8期湖南省党史研究室主管的《湘潮》杂志(下半月刊)发表安孝义先生的《三论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这些经过编辑们认真审稿和审核把关的文章发表后,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网上和报刊杂志上的转载或刊登,还更多。
    更令人惊奇的是,这位工人党史研究爱好者的论文,引起了中央电视台和中央党史研究室的重视,与论文相关的观点曾出现在2016年10月22日《朝闻天下》纪念长征胜利大会重要讲话新闻播报之后和23日晚播出的央视历史记录片《永远的长征·坚忍不拔》的报道中。在由中央党史研究室曲青山主任担任出品人、副主任高永中监制,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字幕证明协助拍摄,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出镜与村民同唱北上抗日先遣队失散红军吴长生口传并活态传承的《红军抗日歌》的《永远的长征·坚忍不拔》节目中,播音员播报说“后来,经过党史专家细心比对发现,石峰正是红七军团作为北上抗日先遣队从瑞金出发后开始发布《红军北上抗日宣言》的地方”,而由石峰村籍永安媒体记者管其乾向中央推荐的党史专家唐双宁先生则在节目中说“红七军团北上抗日先遣队,应该说是从更广义上讲,是长征的一部分”。而在同样有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郑毅出镜并随同采访的,2016年10月22日央视《朝闻天下:北上抗日 鼓舞民心》新闻中,播音员介绍说“北上抗日先遣队是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最早派出的一支担负抗日宣传重任的先头部队,在艰苦的长途转战中,这支部队通过布告、标语、歌曲积极进行抗战宣传,极大地鼓舞着人民的士气”。
    二、石峰村是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的观点自2006年起就相继得到永安、三明和福建党史研究室领导及专家的认同,央室《今日长征路图集》以照片的形式确认北上抗日先遣队在石峰村驻扎并留下标语;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林强实地考察后来信“名副其实的‘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俗称北上抗日宣言第一村),也是‘红七军团与红九军团会师地之一’”,之后,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题字“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2014年夏,永安、三明三级党研室相继拨款10余万元在石峰村建成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


    石峰村民、党员吴修波高兴地说,2011年7月永安申苏期间,永安电视台记者彭永森到石峰村采访90岁的老农管灶隆,他亲口告诉永安媒体记者“甲戌年六月初四日,红军从连城上余方向的(鸡母畲)高漈坑岭下来”,遗憾,管灶隆不识字,说不出更多的话,现在《林伟日记》以真实可信的口实证实了1934年7月15日中共发表《北上抗日宣言》,并在红九军团传达,“全军同志听到上级动员说我中央已派军北上抗日,大家均无不欢喜雀跃”。说出了老一辈村民的心里话。


    石峰村于2006年春发现红军标语80条及一幅红军抗日漫画,其中百分之60以上标语。2006年2月21日《海峡都市报》A12版以半个多版发表了《永安石峰村:永远的红色记忆》;22日,《海峡都市报》A14版发表了《海峡都市报》记者方传柳的后续报道,报道说,“石峰村的标语,是不可多得的历史文物,政府应加以保护!”省委党史研究室宣编处处长刘云刚说,永安石峰村的标语,是中国工农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革命时期,派出第一支抗日先遣队,途经永安时留下的重要证据,它对党史研究有很大价值,还是开展爱国教育很好的文物”。


    就因为省党史专家刘云刚先生的鉴别,不仅,原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张燕生、副主任林家卓等到石峰村实地考察,并拍摄了2011年永安申苏期间被永安市人民政府授予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牌匾的北上抗日先遣队驻扎地旧址石峰村管培德老厝及其标语照片。2006年10月,中央党史研究室一部主编《今日长征路图集》60至62页,以照片和图片说明的形式确认北上抗日先遣队在石峰村驻扎,并留下标语。


    石峰村的位置正好处于闽浙皖赣4省党史研究室主编的《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一书收录的《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经过路线要图》,是毗邻连城尧家畲最近的村庄之一。


    据上世纪90年代出版的《燕江红旗——永安土地革命时期史实存录》(蓝皮本)》记载,红九军团先头部队从清流方向的沙芜乡来到永安境内的安砂镇,稍作休息后,进入罗坊乡,1934年7月9日,进入小陶镇西北面的垇头、牛益坑、高漈坑、石峰一带。10日下午,沿枣溪、小溪到向小陶推进,迅速占领、湖口、麟厚、小陶本镇,及其洪砂、桐林、大陶口、大陶洋各村,并派部队推进菇田警戒。


      7月6日晚,以红7军团组成的北上抗日先遣队6000余人,从瑞金出发,秘密东进,经过长汀、连城,于7月15日进入永安市西南部的小陶镇石峰村及其洪砂、小陶一线,与先期到达的红九军团先头部队会师。
  

      2011年永安申苏期间,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林强教授曾两次深入石峰村,先后考察了石峰村瓦窑头厝等处红军标语,石峰村的红军标语和石峰村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墓、红军纪念亭等影像资料入选永安申苏历史资料片《红旗飘飘映永安》、申苏主题歌《红军是咱忘不了的人》和永安市申苏报告PPT等。2012年2月22日,省党史专家林强先生给石峰村两委回信:“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尤其是土地革命时期,石峰村先辈和广大群众为革命做出过重大贡献,也付出了巨大牺牲,是名副其实的‘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俗称北上抗日宣言第一村),也是‘红七军团与红九军团会师地之一’,这已成为红军斗争史上英勇悲壮的一页,将永垂青史。”


    2012年4月29日,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先生考考永安苏区,在听取林强教授对石峰村红军抗日标语的介绍之后,经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张丽华提议,石仲泉在三明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王仁荣在场的情况下,为石峰村题字“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


    2014年夏,永安和三明市委党史研究室先后为石峰村争取到拨款1余万元,利用石峰村修旧如旧的红军标语房建起了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


    2015年5月13日下午,中央党史研究室宣教局副巡视员邢济萍在福建省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郑龙陪同下莅临苏区永安市小陶、洪田两镇调研,并指导红色资源保护利用和规划工作。随同考察的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郑龙、三明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王仁荣和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张丽华等还在被邢济萍称之为“背后是我们中央党研室老领导(指石仲泉)题字”的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门前合影留念。


    因此,曾两次把石峰村北上抗日先遣队失散红军吴长生口传的《红军抗日歌》唱到央视的石峰村民管联汗说“石峰村是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的定论是福建、三明和永安三级党史研究室人员实地考察后,经多次研究确认的研究成果,应该感谢三级党史部门的领导和专家们不辞辛劳,多次到石峰村考察,并建立了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


    三、由永安、三明和福建三级党史研究室确认的“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研究成果得到福建省委省政府红头文件闽委发(2014)19号、驻建部第四批和第五批中国传统村落公布名单、福建省政府公布闽政文〔2018〕218 号《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公布第九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单及保护范围的通知》确认的第九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单的申报材料等相关资料的确认,《林伟日记》中的相关记载增强了石峰村民建设好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石峰纪念园的信心。


    2012年,由永安市小陶镇政府和永安市发改局盖章的红头文件,采纳福建、三明和永安三级党史研究室人员实地考察后,经多次研究确认的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的研究成果,上报福建省发改局,2014年10月,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村及其周边的牛益、垇头等村的红色旅游地得到福建省委省政府红头文件闽委发(2014)19号中共福建省委、省政府《关于贯彻落实(赣闽粤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规划)的实施意见》的确认,该文件将永安红军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纪念园列为重点红色旅游地建设项目。


    2015年8月,以永安市政府盖章的石峰村《中国传统村落登记表》采纳福建、三明和永安三级党史研究室人员实地考察后,经多次研究确认的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的研究成果,上报住建部,经住建部、国家文物局、国家文化旅游部和财政部等国家四部局组成的专家组评审,2016年冬石峰村获住建部批准为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石峰村。


    2017年秋,与石峰村毗邻的垇头村和美坂村《中国传统村落登记表》采纳福建、三明和永安三级党史研究室人员实地考察后,经多次研究确认的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的研究成果,上报住建部,经住建部、国家文物局、国家文化旅游部和财政部等国家四部局组成的专家组评审,2018年冬, 垇头和美坂村获住建部公示为第五批中国传统村落石峰村。


    2019年夏,2017年11月获批三明市第二批中央红军村的石峰村按照明规综〔2017〕52号文件《三明市城乡规划局关于切实做好 中央红军村 相关规划设计的通知》精神,完成了《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石峰村保护与发展规划》,中央财政安排给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石峰村的拨款300万元已到账永安市财政局账户。


    至于少数人列举不在红七军团“三人团”之内的粟裕回忆“占领水口之后,军团部即在该镇召开‘八一’纪念大会。这时向部队正式宣布:对外以‘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遗队’的名义活动,对内仍称红七军团”这段话,我们可以看出,粟裕并没有否认在其回忆录中同样强调过的“中央公开发表了《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告农民书》等文件,印制了‘中国能不能抗日’、‘一致对外——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拥护红军北上抗日运动口号’等大量宣传品,总数达一百六十万份以上”。因此,《粟裕回忆录》所称的忆“占领水口之后,军团部即在该镇召开‘八一’纪念大会。这时向部队正式宣布:对外以‘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遗队’的名义活动,对内仍称红七军团”与其同时回忆到的1934年7月15日“中央公开发表了《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告农民书》等文件”,并不矛盾,从永安小陶镇到尤溪县水口镇,相关数百里,走了半个月,在小陶镇石峰村“刷标语、贴布告”之后,部队继续隐蔽部队番号,甚至假借敌军之名过路等于战术谋略行军,也是出奇制胜的法宝。至于,到了水口之后,“这时向部队正式宣布:对外以‘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遗队’的名义活动,对内仍称红七军团”,那是因为“调敌”任务更加突出紧迫。


    “《林伟日记》中的《北上抗日宣言》发布记载,证明北上抗日宣言曾在红九军团全军传达,补充了《粟裕回忆录》中的日期疏漏,在《粟裕回忆录》中有这样一段话:宣传抗日和支援皖南,是当时赋予七军团的任务。中央在这方面做了不少准备工作。为了宣传我党抗日主张,中央公开发表了《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告农民书》等文件,印制了‘中国能不能抗日’、‘一致对外——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拥护红军北上抗日运动口号’等大量宣传品,总数达一百六十万份以上,这在当时条件下是很不容易的。为了及时支援皖南群众斗争,中央限令七军团进行三四天休整和准备后,立即出动。遗憾的是,粟裕将军没有留下‘中央公开发表了《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告农民书》等文件’的准确日期和发布方式,现在《林伟日记》的记载,补充了《粟裕回忆录》中的日期和公开、发布方式等疏漏。安孝义的三次论述《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综合各项史料依据后也认为,红九军团与红七军团在永安小陶镇石峰村及其洪砂、小陶一线会师期间,实行混编居住,并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开辟浙皖闽赣苏区给七军团的政治训令》和《中央政治书记处、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中革军委会关于派七军团以抗日先遣队名义向闽浙挺进的作战训令》、《中央政治书记处、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中革军委会关于组织北上抗日先遣队给红七军团作战任务的训令》等3个《训令》的要求,依规定日期,随军沿途散发传单,因此,红七军团在石峰村及洪砂、小陶一线发布了《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等3部宣言书”,石峰村民吴修波说。


    曾一次次参与举红军旗、穿红军服,迎接申苏检查的石峰村民、党员吴修波说“老红军《林伟日记》中有关北上抗日宣言发布时间和红九军团返回途中宿营石峰村的记载,更加增强了我们村民建设好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石峰村纪念园的信心;俗话说‘饮水思源’,我们也要感谢福建、三明和永安三级党史研究室人员一次次关心、关注石峰村,他们一次次进入石峰村实地考察,又从相关史料中找出石峰村是名副其实的‘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俗称北上抗日宣言第一村)的历史定论”,我们永远铭记在心”。


    “我们如果不说感谢,是我们不懂得感恩;如果今后还有人要以‘有争议’为由否认福建、三明和永安及中央党研室实地考察后,经多次研究确认的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的研究成果,我们村民决不答应”,石峰村民管子海说。


    在《林伟日记》17页中找到了1934年8月22日,护送红七军团北上抗日渡过闽江后从尤溪返回的红九军团在石峰村宿营。“军团命明日在此休息一天,检查搬运炸药情况,并命各部可以现洋雇请民工搬运,以减轻部队负担。军委来电,要我军迅速向朋口前进”。


    “守土尽责,主动为党发声,也是党史研究爱好者们的职责,今后我还要继续唱响《红军抗日歌》,宣传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石峰村的央室定论,建设好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石峰纪念园”,石峰村民管联汗说。

您好,您发过来的稿件“中红网—中国红色旅游网:老红军《林伟日记》记载1934年7月15日中共发表北上抗日宣言”已发布,共三个栏目,地址分别是:


“红色联播”:http://www.crt.com.cn/news2007/News/jryw/2019/8/19821530252948AC3A97K15EJGA1J8.html


特稿精选”:http://www.crt.com.cn/news2007/News/tgjx/2019/8/19821552249J41CF2EK9BHA5BI5B88.html


作者专栏”:http://www.crt.com.cn/news2007/news/GQQ/2019/8/1982155530547HDE3368F9K3DC8EC4.htm


l感谢您对红色旅游事业的支持!---中红网—中国红色旅游网

8楼

阿管视频
注  册:2011-11-4
来  自:永安
性  别:男
职  业:公司职员
发帖数:178/1768
级  别:
回复引用评分举报2020/1/5 23:05:43 - 只看TA

原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张丽华提议石仲泉题字,后又建了纪念馆

原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张丽华提议石仲泉题字,后又建了纪念馆




01、2012年4月29日,经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林强汇报,原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张丽华提议,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在为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村题字(管其乾 摄影)



02、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著名党史专家石仲泉(左)通过本文笔者将他为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村题字转交石峰村两委(赖晓斌 摄影)



3、中央党史研究室宣教局副巡视员邢济萍(左5)、张丽华(右3)在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门前合影留念(黄光棉 摄影报道)



6、央视《永远的长征》报道石峰村,此片由中央党史研究室出品,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协助拍摄,永安市党史研究室主任郑毅出镜(视频截图)



7、《一位老红军的长征日记(林伟日记)》第4至5页第页记载1934年7月15日中共发表《北上抗日宣言》(黄光棉 摄影)-1




8、涂今通回忆北上抗日宣言发布




9、老红军《赵镕文集》之《赵镕日记》82页至83页记载1934年7月15日中共发表《北上抗日宣言》(管梓任 摄影)老红军日记证明所谓“假设日”是荒唐无耻的臆断 大量照片证明,平可夫、催可夫是典型的两面人,毫无信誉可言,她多次带着省党史专家林强到石峰村考察,提议请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先生题字“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她亲自把关建立了“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尽管后来,出于个人感情交恶,提出争议论,并频频化名上网攻击中央已有定论的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石峰村,而且还大肆宣扬所谓的北上抗日宣言公告日1934年7月15日是假设日的谎言。《燕江红旗》记载,红九军团先头部队1934年7月9日就到达石峰及其周边村庄,老红军林伟、赵镕日记和涂今通及粟裕的回忆录都记载,中共1934年7月15日发表北上抗日宣言。详情请百度搜索“     重大发现:老红军《林伟日记》记载    ”(   复制到百度)。


9楼

崔可夫
注  册:2019-12-19
来  自:永安
性  别:男
职  业:未知
发帖数:11/95
级  别:
回复引用评分举报2020/1/6 11:55:43 - 只看TA

对这些不负责的官员启动问责
10楼

崔可夫
注  册:2019-12-19
来  自:永安
性  别:男
职  业:未知
发帖数:11/95
级  别:
回复引用评分举报2020/1/22 9:58:01 - 只看TA

将向中央及省委巡视组及各级纪检监察部门反映违规拨款造假问题
11楼

崔可夫
注  册:2019-12-19
来  自:永安
性  别:男
职  业:未知
发帖数:11/95
级  别:
回复引用评分举报2020/1/24 15:53:58 - 只看TA

坚决举报
  返回列表

管理团队|广告发布|网站合作|申请链接|联系我们|网站地图|首页定制|网站风格|收藏论坛
(2003-2020)  © 福建·永安论坛 -- 热情智慧 文明自律  〔闽ICP备05006123号〕
论坛上的所有文章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永安之窗立场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意见、建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