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永安论坛 >> 文娱休闲 >> 人文艺术 >> 主题讨论
  返回列表

抗战时期在永安的文化人之黄曾樾

楼主:lja  发起:2017/4/19 20:32:00  更新:2017/7/18 17:39:00  人气:20375  帖数:4
主楼

lja
注  册:2011-9-7
来  自:永安
性  别:男
职  业:技术人员
发帖数:320/684
级  别:
回复引用评分举报2017/4/19 20:32:58 - 只看TA

抗战时期在永安的文化人之黄曾樾

在永安吉山村后仔坑的一座青山脚下,有幢被称为“大夫第”的青砖黛瓦古建筑,抗战时期,担负统筹管理全省粮、盐运输事宜的福建省交通驿运管理处就设在这里。近代永安名人、学者黄曾樾先生时任省驿运管理处副处长,先是奉母居住于此,后在“大夫第”背后加盖一间房屋,取名“慈竹居”,将母移居其中。


黄曾樾,字荫亭,号慈竹居主人,福建永安人。1898年4月24日,出生于担任长乐县教谕的祖父黄汝铭在长乐县县学任所的家中。两岁时,由母亲刘氏带回祖籍永安县虾蛤乡,五岁入私塾学习,受业于永安名士聂诗维凡三年。后回到在福州的父亲闽痒身边,于1911年至1918年在海军部福州海军学校(前身是马尾船政学堂)制造班学习,习法文;1921年至1925年留学法国,先后获得里昂工业专科学校工程师学位、里昂大学文学博士学位。


学成归国后,黄曾樾先后在福建省建设厅,民国政府交通部等多个政府部门任职。从政的黄曾樾不脱文人本色,公余师从于清末“同光体”诗派领袖陈衍(石遗)先生门下,潜心学习古诗文,并参与了陈衍主持编纂的《福建通志》之资料搜集、缮写和校对等工作。1930年撰写了《陈石遗先生谈艺录》,由上海中华书局于1931年3月以聚珍仿宋版形式印行,以后再版多次。1932年冬,黄曾樾以中国邮政代表团参赞身份,参加万国邮政联盟在开罗召开的会员大会。会后,随团历时一年半考察了英国、法国、意大利、瑞典、波兰、苏联、加拿大、美国、墨西哥、巴西、日本、澳大利亚等国邮政。回国后,将考察埃及见闻写成《埃及钩沉》一书,于1940年6月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抗战爆发后,时任行政院交通部秘书的黄曾樾随部辗转迁徙于长沙、重庆等地,先后改任交通部后方勤务部编辑处少将副处长,负责编辑《抗日兵站史》;滇缅路监理委员会秘书,参加管理抗战后方运输工件。1943年5月,黄曾樾回到故乡——福建省会永安,任省驿运管理处副处长。直到1944年12月,被任命为福州市政筹备处处长兼林森县(原闽侯县,为纪念1943有8月1日逝世的国民政府主席林森而改名)县长后,才离开永安。


黄曾樾在永安期间,热心家乡公益事业,根据他的倡议,成立了永安地方社会公益事业促进会,并出任促进会理事长。黄曾樾利用他的专业知识,为担任永安县参议会参议员的吉山人刘韵韶设计了一座欧式风格的小洋楼——挹秀楼,这座吉山村历史上的首栋小洋楼在黄曾樾离开永安后的1945年建成。1943年至1945年间,福建省建设厅筹款35万元法币,将永安西门桥由石板桥改建为长69.6米、宽4.25米、高7.8米的桁架木面公路桥,这项工程即是由黄曾樾亲自设计的。黄曾樾关心家乡的教育事业,他和赖德炜、邓振辉等人倡导创立了校址设在西门边的县立永安初级中学,亲自出任校长并到校任课。1944年黄母60寿诞,黄曾樾将地方人士送的寿礼用来设立“黄太夫人奖学金”,以褒奖学业成绩优良的贫困学生。在永安城关,他将邻里的适龄儿童集结在自家庭院中,由夫人甘贤教书习字。


作为一名有着深厚传统文化底蕴的文人,黄曾樾工于古诗,他的恩师陈衍称其“诗工绝句”,以“七言绝句为上,七言律、五言古次之”;赞其诗“笔意倜傥不群”、“音调多凄恻”、“多沉着不犹人语”、“风格清逸,摅情尤多挚切语”。在永安期间,黄曾樾作有不少古诗,其中吟咏家乡的诗有《虾蛤乡》:“童年嬉戏爱江乡,拾栗捞虾各擅场。见我剩怜村媪在,抚头频唤好儿郎”;《心南招饮明园索诗》:“吉山葱翠水清冷,劫火光中聚德星。人往风微魑魅舞,伤心莫问旧玄亭”,有赠“大夫第”主人、他的妹夫刘知新诗:“劳汝郊迎五十回,江湖漂泊远归来。生还相对翻疑梦,不话寒暄话劫灰”等。黄曾樾将他的诗稿结集为《慈竹居诗抄》,可惜未曾印行,在文革中被抄没丢失了许多。后由他的同事、好友钱履周先生搜录到94首,以抄本形式传世。政协福建省三明市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印的《三明历代名人诗词选》,收有黄曾樾诗39首。


日本侵略者的炮火,使得黄曾樾家藏的万卷图书化为灰烬,诗人感怀道:“三世家传万卷书,剑州文献复谁如?百年乔木都成烬,何用伤心问蠹鱼”。 黄曾樾由此感受到保护古籍的紧迫感,加紧校编手头握有的,手抄自福建光泽籍的清代方志学者、古文学家高澍然的著作《抑快轩文集》中的百余篇抄件。黄曾樾师从于陈衍时,陈衍时常称道高澍然的古文,称“吾闽古文家,朱梅崖外,允推高雨农先生澍然,其抑快轩文得力于李习之者甚深。……高先生能描写各肖其人而不雷同。惜其稿本数种,有八本者,有十二本者,全存陈太傅处,尚未付梓以公同好也”,希望黄曾樾能细读高澍然的《韩文故》和《李习之文读》。黄曾樾虽读过高澍然若干篇古文,但《抑快轩文集》从未印行过因而并未读过,对此一直深以为憾。黄曾樾到永安任职前,回了一趟福州,从文友何振岱手中得到手抄的《抑快轩文集》中的文章115篇,以后又从其他人手中得到数十篇,剔除重复,共得161篇。从1943年夏至1944年秋,黄曾樾在公务之余和表弟刘存衍一起在“大夫第”中共同校勘抄件。黄曾樾在《〈抑快轩文集〉目录叙》中记述了校勘的艰辛:由于“手稿既未得见,诸本多讹脱,雠校殊难。每以一字商勘累日”;而且“每遇警报则挟册而趋然,终不敢废置。或于山洞中对坐冥搜”。黄曾樾如此执着于校勘此书是“念世变日亟,文物保持尤不易”,希望早日印行出来流布于世。校勘结束后,黄曾樾将《抑快轩文集》列为“永思堂丛书”在永安印行出来。印刷用纸为本地名产土纸,共用五十八刀,全部由邓国桢捐助。印刷装订费用二万五千元,由杨亦中、刘莅庭、刘乙藜、倪焕楼四人各捐一千元,其余二万一千元全部由黄曾樾个人出资。


黄曾樾离开永安后,因福州又再度沦陷,只能到毗邻福州市区的林森县小箬乡就任福州市政筹备处处长兼林森县长。1945年5月18日,日军撤离福州,黄曾樾随国军进入福州市区。1946年元旦,福州市政府正式成立,黄曾樾担任首任市长,数月后受到排挤辞职。8月,调任福建省政府顾问。1947年春,调南京任教育部督学兼参事。1949年,教育部在福州设立“驻榕办事处”。 黄曾樾回闽主持“驻榕办事处”工作。期间,入福建音乐专科学校任教务主任,兼授中国文化史等课程。此时的国民党政府在国共内战中节节败退,已处风雨飘摇阶段,黄曾樾以“老母年高,不宜远游”为由婉谢教育部长朱家骅亲邀其去广州任教育部次长的请求,留在福州等待解放。建国后黄曾樾在福建师范学院任教授,先后在数学系教授投影几何,在中文系担任外国文学教研室主任,主讲外国文学。1966年10月11日,被福建师范学院红卫兵迫害致死。



主要参考资料:


萨本珪:《黄曾樾先生年表》







1楼

lja
注  册:2011-9-7
来  自:永安
性  别:男
职  业:技术人员
发帖数:320/684
级  别:
回复引用评分举报2017/6/30 3:04:32 - 只看TA

抗战时期在永安的文化人之翁国梁

 1943年5月,沙县前行出版社出版了《永安史迹》一书,作者为时在永安大湖福建省立永安师范学校任教的翁国梁。


翁国梁(1910-1978),号春雪,福建福州人,长寓漳州任中学国文教员,素喜研究地方民俗风物,是顾颉刚等人于1927年11月发起成立的广州中山大学民俗学会的会员,同是也是漳州分会出版的《民俗》刊物负责人。在漳州教学之余,著有《漳州史迹》《漳州荔枝考》《水仙花考》等书。


抗战爆发,学校内迁,翁国梁随校颠沛奔走。1940年秋,应福建省立师范学校(1942年6月改为“福建省立永安师范学校”)之聘,携带家眷来到永安大湖,先是住在“心远楼”。他在《永安史迹》中介绍道:“心远楼:为全村仅有之三座屋中最大者,系赖姓私人建为其子孙读书之所,现租为师范男教员宿舍,计一厅十二室,厅中之神龛,原祀注生娘娘,今废。”当年在闽师担任文书工作的黄超云在《心远楼记》中,叙述了与翁国梁等人在“心远楼”度过的快乐时光:“‘心远楼’者盖取‘心远地自偏’之义。楼在永安大湖乡,距城20多里,为当地望族赖氏之所有。砖木结构,凡二层,有十许室。闽师自榕避倭内迁,赁为教员住宿之所。楼耸立于闾阎之间,轩敞垲爽,湖山环映,光景绝佳。群贤居此,可以安身乐业,游目骋怀;亦可以各抒所学,追踪稷下……余为文书,独处楼外,永夜岑寂,辄乘兴登临,所善陈赞昕、翁国梁、吴孝乾诸子,相与晤言一室,抵掌恣谈,往往诘难锋出,灯灺继烛。宾主常购大湖糕、烤花生以助兴,甘嫩香酥,价廉物美,且嚼且谈,竟相供献,至齿软腹裹而后止。如是既快朵颐,复畅胜解,计山居乐事,无逾此者。偶或女生群至,大啖笑谑,毫无芥蒂,欢声满屋,生趣盎然,想孔门之申申夭夭,亦当如此也。”以后,翁国梁搬迁至寿春岩麓,他在《永安史迹》中写道:“余名春雪,而岩名寿春,似乎古人早已知有余之将来居住于此者然,陈树人先生颜余闾曰‘白梅山庄’(白梅余妻之名也)。卢前先生署余庐曰‘雪梅盦’”。


翁国梁其人“短小白皙,倜傥自喜。热谙民俗及地方掌故,采录甚勤”( 黄超云:《心远楼记》)。来永安师范任教后,考虑到永安已成战时新省会,从外地大量拥入的军政公教人员多想了解永安的历史,于是通过大湖乡绅、前清秀才赖汉槎悉心搜求有关永安的史乘、方志。在与村翁耆老寻幽探奇,游走林泉,诗酒流连时,亦不忘留心打听史迹。日积月累,终于写成《永安史迹》一书。书成后福建省政府主席刘建绪、省党部主任委员陈肇英、民政厅长高登艇、教育厅长郑贞文等省府官员纷纷为该书题词,大湖乡绅赖汉槎亦题诗赞曰“考古证今夸健笔,文章一部永流芳”。翁国梁为此赋诗一首,以酬雅意。诗曰“燕江形势本超奇,何待今朝人始知。地犹如人空怀抱,未得际遇不忍为。莫笑蔽塞人忽视,偶然一跃万事宜。冠盖往还商旅集,文物荟萃称盛时。我客永安逾两载,山居安适任所之。时与村翁林泉会,诗酒流连日迟迟。游胜归来兴未已,□□青灯□□□。废寝忘食寻常事,风雨夜深尚决疑。文章价贱堪永叹,无怪妻女□□□。一□□消岁月,□□□□□忘疲。诚谢诸君多雅意,殷勤惠我□□词。自渐浅学□□□,文□津□安可期。”(注:《永安史迹》建国后未曾再版,本人所购乃质量低劣的复印本,“□”为字迹模糊不能辨识之字)


《永安史迹》内容包括:燕江、永济桥与翔燕桥、凌宵塔与登云塔、千金坡与演武亭、永思亭与永怀亭、贡川、吉山、大湖、栟榈山、修竹湾、百丈岩、黄杨岩、九龙滩、曹岩与曹远、旗峰与溪口、邢庄与桂溪、仓坪与荆山、安砂与大小陶。虽多出自方志,然亦有自己观察所得。因作者工作、生活于大湖,而吉山是省教育厅所在地,故对这两处地方叙述尤详,为人们留下了当时的大湖、吉山珍贵的历史记录。


《永安史迹》中载有数首翁国梁咏大湖景物诗,兹录如下:
    咏朝天马岩:“天马非凡物,行空矫不群。朝朝还暮暮,载得一身云。”


咏石洞寒泉:“题诗满石壁,访古出寒泉。旷世才难得,悠悠五百年。”


咏云窝、天桥:“石窍云作窝,天桥欲度何。人间事未了,故应回□多。”


咏黄狮岩:“松屏十里宛长虹,障住黄狮气不冲。想见天知山兽恶,不教翘首望村中。”


咏十八洞:“洞深不可测,投石起回声。燃脂往探之,葡伏暗中行。石障疑无路,忽又大开闳。鬼斧神工巧,欲状语难名。心中愁有碍,如或见之惊。一笑出洞口,恍然若再生。”


咏寿春岩:“他山石亦玉,积翠眼前春。瓦砾荒台渺,谁知旧主人。”


咏大湖山居:“养拙江湖原上策,闲中诗酒自逃名。当前奇士吾能数,无限悠悠世上情。”


咏弥陀岩:“石隐弥陀否,弥陀了不闻。千年如一日,含笑对斜曛。”


咏北阙亭:“乔木上云宵,翼亭可憩樵。天教留一阙,北野任风飘。”


咏师范校舍:“松荫近傍水云乡,过午山花分外香。镇日读书忘老大,山人原不解炎凉。”


咏湖心亭:“襟清湖上水心亭,槛外山光一抹青。最爱黄昏人独坐,声声蛙鼓送流萤。”


翁国梁大约于1943年底或1944年初离开福建省立永安师范学校,到沙县福建省立医学院任教,在沙县期间撰写了一部《洞天岩志》,交前行出版社于1944年11月出版。2006年12月,海风出版社将《洞天岩志》和明嘉靖本《重修沙县志》合刊出版。




2楼

lja
注  册:2011-9-7
来  自:永安
性  别:男
职  业:技术人员
发帖数:320/684
级  别:
回复引用评分举报2017/7/5 16:05:28 - 只看TA

抗战时期在永安的文化人之吴秋山

原福建省立永安师范学校职员黄超云所作《心远楼记》一文,用寥寥数笔扼要描绘了几位时相交善的教师形像,其中对吴秋山作如是描述:“吴晋澜(秋山),常穿西服,潇洒如五陵公子,在厦大为学生时已有文名。所作散文,清丽可诵。能奏小提琴,后与女弟子林得熙结婚,游艺会中所奏之《小夜曲》,殆有《凤求凰》之遗风欤?”这段记述引起我对吴秋山的兴趣,于是搜索到一些吴秋山的资料,进一步介绍如下:

吴秋山(1907-1984),福建省诏安县人,名晋澜,秋山是他的字。四岁入私塾,随叔父吴斐然学习诗书古文,九岁起就开始作诗文。十一岁进入学校接受现代教育,从小学、中学以至大学。1927年毕业于集美高师,1931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在复旦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期间出版了新诗集《枫叶集》、《秋山草》(诗歌译作社1934年2月初版)、散文集《茶墅小品》(北新书局1937年6月初版)等作品,并与郭沫若、郁达夫、柳亚子、茅盾、李叔同等人有过交往。1937年7月抗战爆发,8月,日寇进攻上海,国民政府决定将复旦大学内迁重庆,吴秋山返闽到福建协和大学任教,是年冬将其所作诗词结集为《白云轩诗词集》印行于世,时在福州的郁达夫为之作序,称其作品“才华横溢,独树一帜;豪情逸兴,挥洒自如”。1938年5月,协和大学迁邵武,吴秋山亦随之到邵武。以后,吴秋山来到福建战时省会永安,先后在设于吉山的省立福建音专和设于大湖的省立永安师范任教。

吴秋山在吉山音专任教时间不详,到大湖师范任教是从1942年春起。许多年后,当年的大湖师范学生记录下了吴秋山留给他们的印象:“语文老师吴秋山,是位作家,他的语言简洁文雅,讲解清晰,仅从他‘出口成章’的谈话中,就可吸收到不少优美的词句。”(邱恒宽、贾临昌:《大湖教泽注心田》)

古诗词造诣甚高的吴秋山在永安创作了不少作品,兹将其吟咏大湖的古诗抄录数首以飨读者。

永安大湖咏景(八首选四)——用明御史邓文铿原韵

                桃源活水

      萋萋芳草满岩隈,夹岸桃花傍水开。可有汪伦送客去,已无渔父回津问。

一湾活泼漱青玉,千尺深沉漾绿苔。云影天光相映处,渠清端在源头来。

                         梅岭层峦

白云一片封晴峦,层砌如梯起蛰蟠。戴雪梅花开岭上,临风野鹤唳林端。

暗香浮动暮烟冷,疏影横斜淡月寒。莫道孤山春较早,此间尤喜得先看。

                         擎天雨霁

此山为柱可擎天,危径峥嵘连岫颠。雨霁层层峰似削,云飞朵朵软如绵。

丝丝垂柳穿梭燕,漠漠平林织野烟。一抹晴岚浮翡翠,长空万里夕阳边。

                         石洞寒泉

天然古洞石磐安,邃壑奇岩画里看。倚碣弈棋俗虑邈,汲泉烹槚诗脾宽。

濡濡灵液消残暑,习习山风生嫩寒。不必濯缨来此地,碉房清静可盘桓。

上述四首咏的是“大湖八景”中的四景。“桃源活水”在清水池出水处,“梅岭层峦”在上甲村,“擎天雨霁”在距大湖村南方五里许的马山,“石洞寒泉”在皆山之麓。

                      山村杂咏(五首选一)

                           松涛

窗外松林万壑,风来尽作涛声。梦回疑近海澨,思定仍居山城。

大湖从前有许多古松,“乔木郊墟”即为“大湖八景”之一,明御史邓文铿咏曰:“森森古木色苍苍,葆翠冷霄耸北方,远插郊原开障缘,近遮墟市送风凉。中藏樑栋倚天半,内杂行商贩道旁。为湖源流唐宋远,湖山端的是名乡。”此景在抗战时期已不存,旧景遗址在当时的师范体育场。然而,那时的大湖仍然留存有许多古树,现居台湾的原永安师范学生陈朋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大湖乡不见有湖,却有如临洞庭湖所闻的涛声。在永安师范上课,同时可以听涛,涛声是从高空传来的,似乎湖在天空……在教室区的右后方,有石崖平地拔起,壁立得不记其为多少仞,崖顶有天桥,从天桥向与教室区平行的方向看,那一片松针荡动、松涛起伏处,就是大湖之湖。入夜,涛声比白天更大、更清晰、更单纯。白天,在松树边向上仰望,叶隙中如有云行,那又高又直又粗的树,似乎也在动,有将下压之势。”可惜,这些古树现已不存,涛声已成绝响。

大湖除给吴秋山留下自然风光、田园风光的美好印象外,也给吴秋山留下了悲痛的记忆。1945年夏,出生于大湖,聪明伶俐,逗人喜爱的3岁儿子森儿突患阿米巴痢疾,不幸夭折。吴秋山悲痛写道:“频年客寓在湖村,膝下承欢形影亲。踖踖趋行安地步,牙牙学语实天真。四龄入学多聪颖,一病难医竟委沦。野冢夜深儿怖否,荒林熠熠闪阴磷。”

抗战胜利后,吴秋山到国立海疆学校任教。建国后,在福建第二师范学院任教,直到1970年撤销学校,时年63岁的吴秋山退休。

吴秋山很怀念在永安的岁月,他在建国后还写有回忆大湖山居的诗:

                       登湖山亭(四首选三)

湖山亭上日西斜,点点归禽驮夕霞。俯瞰田园疏落处,炊烟缕缕绕人家。

一亭岩上独凌空,雨霁苍穹抹彩虹。屐下湖村静入画,唯闻邻壑起松风。

小亭卜筑山之阿,款我登临野兴多。新月一钩星几点,悄无人处自高歌。

作为一位著名作家,吴秋山建国前出版的作品在建国后未曾再版过。退休后的吴秋山曾亲自将《白云轩诗词集》以外的作品依1949年为界分为两辑,编选汇集为《松风集》,并请茅盾题写好书名,但未及联系出版,就于1984年3月不幸去世。其子吴硕贤是浙江大学教授、著名建筑声学专家,他在其父书稿的基础上,又从《白云轩诗词集》以及发表于报刊杂志上的诗词曲作品及未发表的遗稿中增补了一些作品,编成现在的《松风集》,和本人的诗词选集《偶吟集》一起合刊,由浙江古籍出版社于1995年5月出版。

吴秋山除精于诗词、散文外,还精于书法,尤擅行草。2012年,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吴秋山书法选集》。

黄超云说吴秋山能奏小提琴,“游艺会中所奏之《小夜曲》,殆有《凤求凰》之遗风欤?”似乎是指吴秋山在吉山音专凭一曲《小夜曲》俘获了女学生林得熙的芳心,两人喜结良缘。可惜不能详悉这段浪漫爱情故事。林得熙长期从事教育工作,是中学语文教师,也精通词章翰墨之学。




3楼

lja
注  册:2011-9-7
来  自:永安
性  别:男
职  业:技术人员
发帖数:320/684
级  别:
回复引用评分举报2017/7/18 17:39:28 - 只看TA

抗战时期在永安的文化人之陆清源(海岑)

在抗战时期永安的众多出版社中,有一家专门出版外国文学译作的出版社——十日谈社,系由流落到永安的文化人马云、陆清源所创办(马云为十日谈社发行人,其生平资料不详),发行所在晏公街四号。

陆清源(1919-1981),笔名海岑。江苏青浦人,是晚清著名小说《新中国》的作者、医生陆士谔的幼子。曾就读于上海立达学园,后随父学医。1936年至1937年间在《金刚钻》报上发表连载有《伤寒结胸与痞之研究》、《伤寒阐疑》、《伤寒小柴胡汤之研究》、《国医三话》、《桂枝人参汤》等医学文章。

抗战期间,陆清源辗转于福建长汀、泉州、永安等地从事翻译、教学、编辑及行医等工作,并以行医所得创办了十日谈出版社。许多年后,他的老朋友、著名作家施蛰存回忆道:“老朋友海岑(陆清源),是上海名医陆士谔的次子。他在福建战时省会永安行医,医运不坏。他把行医所得的钱办了一个叫十日谈出版社,利用福建的好纸,印行了不少文艺书,畅销于东南五省。有一次,他到长汀来为一位银行行长治病,顺便来看我,并向我组稿。我就把译好的几个欧洲独幕剧交给他。他回永安后,为我印出了德国作家苏德曼的《戴亚王》,以后还为我印出了翻译小说集《老古董俱乐部》等五部。”

十日谈社大约创办于1942年底或1943年初,在永安出版了以下几种图书:

1、《冬天的故事》,德国海涅著周学普译1943年1月初版;

2、《结婚的性艺术》,英国伍顿著实甫译,1945年7月初版;

3、《戴亚王》,德国苏特曼著施蛰存译,1945年8月初版;

4、《自杀以前》,奥地利显尼志勒著施蛰存译,1945年9月初版;

5、《老古董俱乐部》(短篇),俾莱支等著施蛰存译,1945年10月初版;

6、《虹之尾》,美国杰克·伦敦等著许天虹等译,1945年11月初版;

7、《战胜者巴尔代克》,波兰显克微支著施蛰存译,1945年12月初版。

该社后迁福州,发行所在东大路七十八号,继续出版了以下两种图书:

8、《地下的巴黎》,伊坦·歇贝尔著朱雯译,1946年1月初版;

9、《丈夫与情人》,莫尔纳著施蛰存译,1947年1月初版。

有资料称陆清源在抗战胜利后回上海开办诊所。不知十日谈社迁福州后,陆清源是退出该社,还是将社务交给别人代办?

十日谈社在永安还创办有《十日谈》旬刊,社长兼发行人庞德身,主编海岑、编辑朱侃、陆清源、马云等人。该刊创刊于1944年5月,十日一期,内容偏重于文艺评论,至1945年4月已出到第12辑。

陆清源离开永安回到上海后,住在父亲的故宅,地址为汕头路82号,这是一幢三上三下的石库门房子,门墙上挂着一块“陆士谔授男清源医寓”的牌子。陆清源一边行医,一边进行文学创作。

1949年4月,他的散文集《秋叶集》,作为好友巴金主编的“文学丛刊”之一种,由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这是陆清源唯一出版的一部创作作品,他在“前记”中写道:“我又记起了十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同一个朋友从环龙路的一家咖啡店里出来,带着微醺的脚步徜徉于冷静的街路上,直到普式庚的胸像畔。我们在像座脚边的石阶上坐下。西风卷下一片片枯败的落叶,大叶枫的或白杨的。我指着它们对朋友说:‘你看那些落叶,我的文章就跟它们相像!它们并没有什么永久的价值可以给博物馆保存下来。它们随着西风飘到各处。有的落在沟里烂作肥料,有的落在地上当作垃圾。它们也许引起少女的嘘喟和诗人的叹息。也许一个凋谢的生命凭着窗棂焦灼地关注着它的命运。也许一个在路旁散步的青年珍惜地捡拾起来,寄给远方的爱人,夹在日记本里伴着温存和眼泪。由它们去吧,散落到各方,接受它们的命运。我既不关怀,也不珍惜!’”书名盖由此而来。

1949年12月,巴金发起成立平明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陆清源亦加入出资,被选为公司董事和出版社编辑,平明出版社社址设在陆清源寓所——汕头路82号。陆清源把他的几部译作交由平明出版社出版,计有俄国作家屠格涅夫的《三肖像》(1949年12月)、《两朋友》(1951年8月)、《多余人日记》(1954年12月);苏联作家柯普嘉叶娃的《阿尔查诺夫医生》(1953年12月);保加利亚作家卡拉维洛夫的《旧日的保加利亚人》(1955年12月)等。《三肖像》是陆清源出版的第一部译作,他在“后记”中写道:“P.K.[即巴金]先生在四年以前把这英译本交给我,嘱我翻译,由于疏懒与旁鹜到今天才算交卷。没有他的催促和鼓舞,我怕会无法完成这件工作。以前我不过零碎翻译一点东西在报章杂志上发表,整部的翻译《法国内战》在敌伪时期化为灰烬,《五一社会运动史》在南国的沮洳的陋巷里充当了白蚁的粮食。那么这部译稿在我的翻译生涯中也将是一个起步的里程碑。”

1955年12月,平明出版社实行公私合营,被并入新文艺出版社。以后,新文艺出版社于1959年7月与上海文化出版社、上海音乐出版社合并成立上海文艺出版社。陆清源始终担任出版社编辑。

陆清源后来在反右派运动中被打为右派。据刊载在2016年第12期《剧本》杂志上安娜所作的《译后记》介绍:陆清源“其貌不扬却生性浪漫。在50年代末,他与恋人在北京车站‘不是握别,而是吻别’。这段浪漫爱情因他被错划右派而戛然而止。”翻译家陆良廷回忆道:“陆清源(笔名海岑)。……精通英文、俄文,他和叶麟鎏[即鹿金]、王科一、王永年公私合营的时候在新文艺出版社,号称‘新文艺四大才子’。反右的时候,他们因为之前讲过两句话,都打成右派。……陆清源很作孽,下乡吃了很多苦头。三年自然灾害,饿得没办法,到田里捉老鼠吃。‘文革’期间他还被打成‘小集团’,精神也有点失常了,回上海不久就过世了。”

1979年,担任上海文艺出版社戏剧编辑部编辑的陆清源向老朋友施蛰存组稿,两人计划根据西方独幕剧的发展历史编译一套《外国独幕剧选》,陆清源负责选编苏联及东欧诸国的剧本。第一册于1981年6月出版,但海岑已在这年4月病逝,未能见到此书问世。

陆清源在抗战时期是何时来到永安,以后何时离开永安,他的诊所在哪里,在永安是住诊所,还是住十日谈社发行所晏公街四号,还是另有居所,这些都一概不知。《秋叶集》中所收散文有写他在长汀生活的《古城》(陆清源在长汀时住北山脚下),但没有一篇提到永安地名的文章。不过,我疑心《寂寞的院子》描写的就是海岑在永安的寓所,把它抄录一段如下:

“吱吱喳喳的鸟声噪醒了我的早觉。阳光从门缝和窗隙里爬进来,染上了一身新绿,带来一点清新的凉意。打开了楼门,它就耀眼地尽情倾泻进来,映着按捺不住的欢笑。它好心地嘲弄我道:已经时光不早了。我揉了揉眼皮。怎么的了,今天这院子就这般的寂静。我听不到后院那满脸煤烟的孩子赤脚带跳地打着石皮的声音,也听不到她那瘦削的藜黄脸庞的娘嘶哑地叫喊的声音。小洋铁桶在井栏里轻快地跳踉,木爿喘息地横击着石板……下面中院也是静静的,准时的推撞玻璃门,急遽地呼唤那屋主人,婴孩的使性地嚎哭,迷糊地拍着孩子在院里踱步的皮鞋脚声,大门口挑贩兜主顾的响亮的叫卖声,琐碎的讲价声,对院楼廊里嘈杂的说话声。那像装上了发条的每天毫不扰乱的程序,今天到那儿去了?仿佛时钟停掉了似的,我忘记了时辰。平日被掩没的在枝头架上跳纵的麻雀儿的叫声却特别热闹起来。

阳光在繁茂的夹竹桃丛上,苍翠的黄杨树荫里抖擞着。穿过那浓密的树荫,轻轻地叩掽着空的楼廊里每一家紧闭的扉门。在纱窗上,在布帷上,在玻璃窗上,在晒黄的糊壁的旧报纸上打旋。天空里是晴朗的碧色,游荡着棉絮般柔软的白云。朵朵金黄色的花盅在绿荫里闪烁着,荡飏着,夹竹桃枝头更是簇聚着新近绽裂出来的艳红,迎着阳光颤抖地激动着。我忽儿记起今天是礼拜天,正是休息的日子。对院那班从办公室里解放出来的家伙,一定又会开着留声机片,拉胡琴打铙钹地嚣闹个不休。但是,怪,他们的房门都阖闭着,一点都没有动静。我再没有机会来欣赏他们哜哜嘈嘈地讲话,每一家蓬头的主妇急忙地捧着一个风炉,端在对面廊栏上,扇着爆着火星的满炉子黑炭。男人家又会络绎地从那厢的侧门里奔闯出来,端着竹筒和鼓凳式的瓦钵,仓皇地穿过石皮的院落,到后边打水去。空气凝滞着。麻雀儿也停止了歌噪。地上都是斑驳的落叶,没有人来打扫。它们在每一次惊动里层层地堆叠起来,阳光忽然暗淡起来。满院子都是苍翠的阴影,这么蕴深深的,这么的幽静。麻雀儿活泼地急遽地蹤跳着,一忽儿在树上,一忽儿在石阶上,在绿荫掩蔽的石板上。一阵风儿掠过,金黄的花朵摇曳着,连同一颗颗青黄的果实,轻轻地掉落下来,我清晰地听到它们落在地上的声音。”



  返回列表

管理团队|广告发布|网站合作|申请链接|联系我们|网站地图|首页定制|网站风格|收藏论坛
(2003-2017)  © 福建·永安论坛 -- 热情智慧 文明自律  〔闽ICP备05006123号〕
论坛上的所有文章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永安之窗立场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意见、建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